Peace with God

我如何找到与神同在的平安

How I Found Peace with God
by Brian Shilhavy - Tropical Traditions, Inc.执行总裁

1977年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晚上,我驾车走在威斯康星州中北部的乡间公路上,思想在我脑海里驰骋。“我为什么没有死?”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小时以前,我吞下了过量的药物,试图来结束我的生命。当我吞下这上百种混在一起的药片的时候,我知道我死定了。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却发现我还活着,我的脑袋甚至是清醒的,连嗡嗡作响都没有。

我是一个高中生, 我常常跟一帮混混在一起,染上了嗑药的嗜好。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他们两个都住过,但都不是很融洽。我跟女孩子也总是处不好,我接连不断地谈恋爱,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我觉得死亡也许是最好的结果,我甚至觉得这是唯一走向光明的路。

但是我困惑了,甚至动摇了。过量的药物似乎是结束生命的最好方式:最容易也最没有痛楚,而当我最后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 我从没想过会失败。于是我把车开到了公路上,思考下一步怎么做。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念这样一篇文章,以个家伙驾车以每小时55英里的速度撞向了一个电话杆很快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是它了!它会瞬间就好,无痛。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走在一条完全不熟的乡间公路上,大概是北阿尔普,离我的家密尔沃基2小时的北方。在马路和电话杆之间横着排水沟。我恐怕我连那些沟都过不去。

 最后路一直延伸到一个小村庄里,小几家小酒吧和几个杂货店。刚好在路旁我看到了几个路灯杆。就是它了,我把车开到离路灯几百码的地方,然后鼓足马力冲了过去。撞上去以前我瞥了一眼脉速表,是每小时85英里。然后眼前一团漆黑……大概过了10-15秒钟。

 汽车的喇叭声又把我叫醒了。我再次失败了。没办法,我只好试着从汽车里爬出来,汽车现在底朝天了,不过刚好我座位这边的窗户破掉了,我开始往出爬。马路对面酒吧里的人冲了过来帮我,一个家伙冲着他的同伴喊道:“看到没!看到没!他竟然把路灯杆撞倒了!”这可能是这个小镇今年来最刺激的事情。他们叫了一辆救护车,把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在医院他们对我进行了例行检查,但是我毫无大碍,除了几块看的见的瘀青以外。 我曾经以每小时85英里的速度冲向了一个路灯杆。警察根据我的车牌联络我的父亲,我继续住院观察利益一夜,大部分的治疗是针对我吞下去的药片的。

 我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凝视着天花板,我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在我失败地结束我的生命以前我从没有思考过。一个告诉我,你从没有掌控过你自己的生命。市神的声音! 这绝对不是我自己!不是那些大的启示那样遥远,就好像我平常实际生活中听到的那样。那个声音安慰了我。我知道是上帝跟我说话了:“我必成就我的旨意在你身上,你要等!” 从那晚以后,我再没动过轻生的念头。

 第二天发生的事情证实了我的怀疑,上帝掌管着整个事件。首先是来自州官员的报告。我听说我的车不偏不倚地撞在路灯杆上弹了回来,一直冲到马路上,然后就掉到了一个排水沟里,撞到了下面的管道,因此车子弹了出来,在空中翻了三个跟斗以后停了下来。哇!我竟然逃过去了!但是,我竟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我爸爸建议回家的时候去下事故现场,我也想去看看。我们再次驰骋在北阿尔普乡间公路上的时候,然后来到了那个我撞车的小镇,那个小镇的名字叫:自由。我们到了车最终底朝天落下去的那个地方,刚好前面就是一家大的教堂。我看着那家教会告诉我父亲神掌管了我的生命,父亲让我看:“嘿,看那个路对面的酒吧的名字!” 我看过去:坠机酒吧。父亲苦笑着,我感觉我沐浴着晨光。

 我们往密尔沃基开的时候,决定顺便去一下废弃汽车场,他们把我的车丢在了那里。 我们问那里的一个小伙子早上丢来的托里诺在哪里。小伙子把我们带到了废弃车这边,他看了看我的那辆车,又看看了我,然后惊讶的问我:“这车是你的?” 我用力地点点头。那个小伙子怀疑地摇了摇头。“你看到那边的那辆车了没?”他指着一辆失事的车问我们,“那辆车碰得还没你的一半严重,但是驾那辆车的家伙没你这么幸运。”

 我们走到我的车跟前。完全损坏了。发动机掉了出来,有一半掉在了前排乘客的座椅上。前面因为撞到了路灯杆已经完全折了回来。那个小伙子说他甚至不能把车拖过来,因为轮子和车轴已经完全坏掉了。他是用一辆卡车把车拉到这里又用起重机把车放在这里的。把车拖完了以后他又回去把零件捡了回来。奇怪的是司机座椅竟然完好无损。就好像在座椅周围环起无形的保护墙一样。我知道在神的眼里我是有价值的,他把留在这个世上有他的理由。

 回到学校以后,我的观点都变了。我有了希望,相信神必然成就他的旨意。我曾经被带到教会,还在那边学习过圣经和新教教义,但是我的信仰都是教条化的:他根本没有进入到我每天的生活当中去。于是我又找回了我的那些狐朋狗友,回到了从前的生活。

 但是我在学校的表现不同以往了。我注册了一个专门给高年级学生的关于商业和市场特别课程。因为我重新找到了自信,我在那个课程里我表现优异,特别是在销售能力方面。我在一些国际和州的竞赛中拿了一些奖,并且打算高中毕业以后在销售方面大干一场,赚很多钱。毕业以后我很快拿到了执照,并且开始挨家挨户销售意外和健康保险。我做的很好,甚至把我在我做这行的第一天就卖掉了一笔。但是有一些东西迷失了,当我把保险卖给那些根本不需要的人,或者那个保险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期许的那种的时候,我心里充满了负罪感。

 所以我又在一家工厂找到一份坟地的迁移工作。每天从晚上六点工作到早上六点,上三天班休息三天。他们的薪水给的很高,而且高中时候很多朋友都在这里。这是一份令人厌烦的工作,我们总是用嗑药的快乐来度过漫长的迁移时光。我把它当作一份临时性的工作,最终我找到了一份我喜欢的销售工作。那个时候在经济方面我少有结余,我跟朋友一起租了一套公寓,而且还买了一部不错的运动车。生活从很多方面看来都变得不错,我可以想有什么就有什么。但是我还是觉得空虚和不满足。我想我必须得到更多,我想要有一份更能够发展我的潜能并且从中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工作,那样我才会开心。

 大概从学校毕业一年之间,我在工厂工作了数个月,然后我又回到了销售行业。这一次是销售教育书籍。这个似乎是更有意义销售的东西。但是如果没有上帝祝福的话我的内心感觉不到任何快乐。我再一次遭遇挫折,可是我无路可走,我已经越来越懒于从问题中走出来,我也不想让我的人生节外生枝,除非神让我做,我试了几天由读经代替嗑药,希望从中找出上帝对我的计划。

1979
年的7月,四年来我一直在每天的那个时候通过嗑药把自己弄得很快乐。我读圣经的时候,我甚至现在记不起当时读的是什么,但那个时候我开始有了深深的罪恶感。我总是把自己看作一个基督徒,一个好人。虽然我嗑药,但我没有上瘾。我把我的行为比作是一个偶然喝醉酒的人。不同点在于前者是违法的后者是合法的。当我认为是法律错了,不是我错了。

这个时候我开始面对自己的罪了:一是我嗑药,二是我没有按照上帝在我人生中的计划去规划自己的人生。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忏悔”的含义,但我已经懂得从不同的角度认识我自己了,我明白我的罪是的我与上帝的旨意隔离。我立刻在上帝面前忏悔,也告诉神在他告诉我做什么以前我不会再对我的人生有任何决定。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我人生的神迹,也许语言完全不足以表达在1979年的那个夏天发生的来自我内心的转变。首先,平安和喜乐进入我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想过人生可以是这个样子的。我的人生依然是快乐的,但却是从圣灵来的。那时如此的好,我把我用来吸食的工具和罐子丢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这种感觉比从毒品来那种快乐要好的多,而且我再没有了对毒品的欲望。

其次,圣经的话变活了。就好像是上帝通过圣经亲自跟我说话了,实际上他确实似乎。事实上从年幼时从教会我已经学习了很多,但是现在我才真正的与神同住,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耶稣的生命,死亡,从死里复活,但是现在这些对我来说有了更深的意义。我花了大约两周的时间读完了整本圣经:我只是无法停止。当我读到罗马书57-8节: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我情不自禁地俯伏在地上流泪,上帝的爱通过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表明出来。


现在我知道是神救了我,并不仅仅是从我自杀开始,他从我还是一个罪人的时候就一直搀扶我,现在他会一直与我同在直到永远:“因为主曾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希伯来书135

当我决定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神的时候,我决定回到学校去学习神学。我花了几年的时间学习圣经,然后作为全职的传道人到世界各地去宣教。但是我也学习到服事神并不需要是全职的,你可以在不同的岗位上事奉神。今天我的事业是帮助更多的人找回健康,我运用我的全部能力在这件事上荣耀主名。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今天科学的事实证明这句话的真谛。圣经中说道很多健康的话题,但并不仅仅是身体方面的。从现代的理论研究到医学的探测都充分体现了我们的属灵状况和情绪化更容易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本网站的椰子食疗法真的是一种很棒的饮食调理法,很有效并且有利于控制体重。但是压力依然是一个重要身体负荷,最好的办法是放下一切的人生压力和重担,享受与神同在的平安!想一想吧:如果有一位神总是与你同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爱你,你的生活还会被其他问题搅扰吗?他想要与你有这样的关系!

所以如果你正在试图寻找一种健康的减肥方法,不要只是定睛看那些吃到嘴巴里的食物,对于人来说,仅仅有“面包”是不够的。更需要的是神的话语,圣经,让你的心与耶稣基督同在,从神那里寻找真正的平安。然后你就会找到真正的健康人生!如果你不知道神也不知道他在你生命中的旨意的话,在这个网站上你所看到的东西是无益处的。最好的东西已经要给你了,他把永生赐给你,因为他把所有的罪都用他独生儿子的宝血洁净了。我们给予你的与的他的爱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平安!

Brian Shilhavy
Tropical Traditions, Inc.

Never miss a deal, like our FREE shipping coupons! Stay updated on special offers with our newsletter!
Please enter valid email Id.
I am already a subscriber